一游读 > 小说故事 > 贴身兵王俏总裁 > 第2100章 愤怒的豪斯
    马尔扎。

    是坎比亚有名的富人区。

    相比于外面,这里的治安简直可以用戒备森严来形容。

    无论出入口,还是富人区内部,时不时会看到一队队全副武装的精壮大汉巡逻。

    最北端的区域,一栋占地面积极大的庄园式别墅独立于此。

    别墅的客厅之中。

    坎比亚本地最大的帮派,沙头帮魁首豪斯,正坐在沙发上惬意的品尝着咖啡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,这是我珍藏很久的瑰夏咖啡,而且是最正宗的,我自己都舍不得拿出来喝。”

    豪斯脸上涌现着陶醉之色,又转换成了享受,“果然和传闻中一样,瑰夏咖啡就像是被上帝亲吻过一样,总是让人忍不住感叹一句……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好喝的咖啡呢。”

    在他对面,坐着一名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看起来约莫五十六岁的样子,长着一双吊三角眼,脸上不知道是皱纹还是别的什么,看起来坑坑洼洼十分骇人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能用丑陋来形容了,而是狰狞。

    此刻闻言后,男子只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,“的确不错,但也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呵,那是你不懂享受。”

    豪斯撇撇嘴,旋即又道,“放心吧,这次我不仅雇佣了神圣佣兵,又派去上千人,还怕那三个家伙跑了吗?”

    大长老摇摇头,“我担心的并不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嗯?

    那你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豪斯好奇的望来。

    他在很久之前就认识大长老了,除他之外,还有三名长老。

    豪斯也知道对方是圣教之人。

    但圣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势力,直至现在,豪斯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有调查过,但根本查不出任何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唯一肯定的,是对方口中的圣教不仅神秘,而且十分强大。

    豪斯有几次曾见识过圣教展露的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唯一让他感到庆幸的,是圣教不像其他势力那样暗中控制各大势力。

    更没有要求自己效忠对方。

    所以他还是很愿意和对方打交道的。

    “和这件事无关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低眉垂目,淡淡道,“豪斯,我不希望这件事与我们有关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,当然明白。”

    豪斯笑呵呵的望来,“还和以前那样,消除你们所有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点点头,“此外,等杀了那几个人之后,还需要你的人配合演一出戏……”所谓演戏,当然是做给月亮看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话还没有完,外面忽地传来急促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豪斯淡淡应声,同时笑道,“有消息了,肯定是让你我都满意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外面走进一名名穿着西装的保镖。

    他先是看了一眼大长老,随后望向豪斯,道,“魁首,人回来了,只是……”“只是什么……”保镖的脸色有些不自然,“您还是出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豪斯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,眉头皱起,“究竟发生了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……”保镖冷汗直冒,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豪斯脸色一变,当下就怒斥,大长老及时站起,道,“走吧,出去看看就知道了,应该发生了变故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豪斯狠狠瞪了保镖一眼,随后也站起身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所在别墅,来到庄园右侧的超大停车场,远远地便看到了几辆车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而在前面,则站着十几个身穿迷彩的身影。

    正是沃克和他的同伴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他们一个个面色煞白,身上的灰色迷彩更是从内而外浸湿一片。

    惶恐,畏惧,心悸……种种情绪浮现在心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沃克先生,看到你们我就放心了,事情还顺利吗……嗯?”

    豪斯远远笑着打招呼,可是走着走着就发现一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因为。

    他不仅没有看到自己的情人菲丽丝,甚至连帮派中的大头目都没出现。

    只有沃克十几个佣兵。

    “菲丽丝呢?”

    他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身旁的大长老也望来。

    他立刻也发现了沃克等人的异状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心中陡然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沃克没有话,而是向一名同伴示意。

    这名雇佣兵惨白着脸色点了点头,转身走向一辆车,将后车门打开。

    沃克声音透着艰难和嘶哑,“菲丽丝女士在里面,不过已经死了,被杀了,除此之外,你的几个头目也被杀了,但我没有带回他们的尸体……”什么!听到这句话,豪斯完全呆住了。

    被打开的车门,隐约间有一道身形躺在后车座上。

    哒哒哒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前走,紧接着大步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站在车门前,怔怔望着里面之人。

    是菲丽丝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的得力助手,更是他最宠爱的女人之一。

    她身上完好无损,看不到一点伤势,闭着双眼,就像是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豪斯的嘴巴哆嗦着,身体也在颤抖,终于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嘶吼,“菲丽丝!!”

    嘶吼中,面部又在一瞬间狰狞,双目通红,一把揪住开车门的佣兵,“!怎么回事!菲丽丝为什么会死!谁!是谁干的!啊——”那名佣兵并不答话,甚至没有反抗。

    并非惧怕豪斯。

    而是……直至现在,他的脑海中都在闪烁着曾经的一幕,带给他无比巨大的阴影。

    “豪斯!冷静。”

    话的是大长老,大步走来,看了一眼车内菲丽丝的尸体,随后道,“先弄清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菲丽丝……”豪斯咬牙切齿,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,仿佛被狠狠捅了一刀。

    猛地将雇佣兵推到一边,他恶狠狠瞪着沃克,“沃克,究竟怎么回事!快告诉我!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沃克神色复杂望来。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竟然发现喉咙干涩无比,像是被堵塞了一样。

    他咳嗽几声,舔了舔嘴唇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。

    一个人干翻上千人?

    出去谁信?

    若非亲眼所言,连他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一个人肯定杀不了一千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有些事就是这么奇妙和诡异。

    或许你这边的人很多,也很强悍,有先进的武器,高明的战术……甚至时地利人和全都占齐了。

    在任何人看来,这样的阵仗想输都难。

    可是却输了。

    输给一种谁也无法控制的东西。

    士气!当一个特定的人出现在特定的场合,就会发生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传闻在古代和近代的战场上,就发生过一个士兵追着一群人跑的例子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夸张。

    沙头帮的一千多帮众无疑的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当夏双手开枪不断射击,向一千人发起冲锋的时候,一切都与开始的预计完全相反。

    枪响,人倒地。

    而这边枪声大作,胡乱射击,却根本是在浪费子弹,甚至伤了自己人。

    这还仅仅是个开始。

    在他冲进人群之中,亮起那把暴涨罡气的蛇刀后,真的是在杀鸡屠狗。

    眼看着他一刀一刀收割生命,刚开始还在几个头目带领下拼命的帮众,慢慢的变成了恐惧。

    事实上,被杀死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但最终。

    一千人就这样在蔓延的恐惧气氛之中,惶恐的溃逃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当时的事实!可是沃克不知该怎么表达。

    “啊,究竟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豪斯又要忍不住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遇到了高手,就是你们要杀的那个夏出现了,他把菲丽丝和几个头目前全杀了。”

    他只能如此。

    而且特意留了个心眼。

    没敢出夏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他摆摆手,止住又要开口的豪斯,“我不知道该怎么,如果你想知道其中细节,还是问一问你的手下吧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道,“豪斯,对于菲丽丝的死,我很抱歉,这次任务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着,他深深看了一眼豪斯。

    又道,“我会把佣金双倍退还给你,我们之间的雇佣关系就此结束。”

    沃克完这句话,根本不给豪斯开口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挥手,带着同伴上径直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