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游读 > 小说故事 > 奇异传 > 第242章 叫爸爸之万魔始祖
    接着以上,第四宗正想往下……

    “他后来怎么跑到这里卖命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了,你以后肯定也会知道!”

    第四宗暂时讲完青魔外传。

    不一时,他已带着师无芳神不知鬼不觉的闯入了大殿,此时如入无人之境,确实没人。

    这空荡荡的内殿臣府,真他妈是一个多余的魔人也没有,只有孤零零的那位高贵丑。

    “阿丑,你看谁来啦!”那秘密窜入大护法或新领主殿府的第四宗,竟敢大摇大摆的放出话来。

    那番丑丑吃惊道,“你……你……还敢回来?”

    第四宗对此好笑道,“我怎么不敢!”

    对话甫毕,殿内顿时鸦雀无声,久久无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永远不会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“永远?你记不记得你自己就曾过永远……”

    “永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效忠于我?”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还提它干嘛!”

    “过去?过去的事不提,那就现在的事!”

    师无芳这时隐着身,虽然听得莫名其妙,但意思大概有点懂了。

    他首先肯定,这俩人之间必定存在某种不可名状的关系,而且程度非同一般,从前或有主仆名分,只是不知为何闹翻了脸。

    黑魔无脸臣声音沙哑道,“现在什么事,你倒看!”

    第四宗毫不客气的点明道,“你以前还欠我一个人情,现在算不算数?”

    这空空的幽冥领主大殿,犹如死水一般的安静祥和,气息令人压抑不安,要不是有言在先,师无芳早就现身法了。

    他悄无声息的藏于混沌之中,对身旁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,越听越不对劲,总算听出了事件端倪,故而大胆猜测:

    第四宗是魔族人,而且曾经大权在握,那时黑魔还是他的手下,绝对听令于他……关键一号!

    就在师无芳思忖之际,周遭气氛顿时诡异起来,他能感受到愤怒、惶恐、伤悲、郁闷,还有浓郁的冲动气息在凝聚,简直暗流涌动,所以随时做好了应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算……——数!”

    然而,随着黑魔慢吞吞的出以上两字,第四宗的神情也发生变化,殿内异常气息消散,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!”第四宗吩咐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很明显,是给师无芳知道,可惜他突然有点不想现身了,也奇怪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你快出来!”第四宗重复一遍。

    那师无芳心知对方不会再第三遍,于是缓缓收起神隐之诀,渐渐露出真相。

    那黑魔不屑的屌道,“好啊!原来你也在这里!欢迎欢迎!”

    师无芳拱手回应道,“不敢不敢!”

    第四宗已确认黑魔许下的承诺,顿时一脸轻松,神态不像之前那般紧绷。

    黑魔似乎有点恐吓道,“你们好大的胆量……”

    第四宗同样调侃道,“不大不大,一点都不大嘛!”

    不一时,双方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第四宗明确强求道,“我现在要去圣渊,请劳驾送一程吧!事后你我人情两清,谁也不亏欠谁!”

    滚吧!

    黑魔手中‘一朵魔莲’微转发威,那第四宗和师无芳便即刻到了魔域大都,连城门都不用进去。

    魔渊圣泉便在俩人眼前,可他们却再不敢前进半步,而且还要远远躲着。

    那师无芳一本正经的问道,“续命水是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第四宗不出声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师无芳二话不,正拟出发前往凶危极地,还留有上半身在交流,保持下半身透明。

    可见他的神隐法诀,已经练得炉火纯青,随心变化,无影无形,幻相幻量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!”不料第四宗低声喊了一下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师无芳疑惑道。

    那第四宗神情凝重,乃对方从所未见。

    “你想清楚了没有?”第四宗重复第三遍,神色依然严肃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第四宗曾对师无芳反复强调,一旦他人踏入魔渊半步,就必须坚持到底,否则哪怕有丝毫松懈,必定会坠入魔道,轻者万劫不复,重者永世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谁知师无芳这时反倒戏谑道,“那你上!”

    第四宗没好声气的笑道,“好子,这般紧要关头,还有心情开玩笑!”

    也是刚才,第四宗告诉师无芳,自己本身已是魔体,如若贸然靠近魔渊,必定将重新入魔,前功尽弃,后悔无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啦!”

    完,师无芳渐渐消失‘不见’,终于被魔气所湮没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第四宗不见师无芳出来,自己也不敢进去,只能心烦意燥的徘徊在魔渊的外部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原委,师无芳此时正被魔渊吸入垓心,泉水不住的涌入他的口中,情势已然非常危殆!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魔渊泉水中竟出现了一样神奇物事,像漂浮的一叶孤舟,师无芳拼命扯住它不放手,恐怕这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会跑了似的。

    然而,那卷轴就像蟒蛇藤蔓那般紧紧将他缠绕,勒得他快要透不过气息来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神智昏迷之前,就连护身的‘选’剑也不知跑去了哪里,究竟如何是好?

    这一下来,他感觉好不后悔,若是自己用手舀水的时候能够心一点,就不至于失足跌落泉中了。

    可是,这谈何容易,先不那渊泉魔力可以杀神,时刻吸引着入侵者,再他的神识从刚进来时就已渐渐紊乱,几乎被搅扰得混乱不堪,哪里还支持得住多久。

    可就算他这般难熬难受得紧,倒也勉强支持得住些时,但其中最要命的一点,却是在他弯腰取水时,背后竟被人踢了一脚,以至于他瞬间落入魔渊水中,已经无法施为……

    再看外边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飞剑,浑身湿漉漉的射出,第四宗一把接过,竟然逃之夭夭!

    师无芳心性已变得狂乱,气急败坏之下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胡乱抓扯着绑缚自身的邪恶卷轴,竟囫囵吞枣那般将它吃了下去……吃了下去……一点儿渣滓都没吐出来!

    那后果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他体内魔气瞬间纵横爆发,七窍九孔不停的喷射渊力,持续吸取着身周的续命水,一口两口三口四口五口六口七口八口九口十口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几乎喝干魔渊的泉水时,他的身子突然被倒提了起来,神乎其事!

    这时的魔界早已崩地裂,乾坤颠倒,不可名状。

    “嘿!嘿嘿!你醒醒……”

    师无芳昏死后,不知多久才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喊他,所以缓缓睁开了足有泰山压顶般沉重的眼皮。

    然而,在他面前的人物,却是一个影子。

    影子人!

    师无芳惊呼道,“是你?”

    影子人好笑道,“是我!”

    师无芳感觉全身完全动弹不得,周围湿漉漉,感觉很黏。

    他先是往空瞧去,再左右看了一眼周边,果然发现自己是躺在几乎干涸的魔渊水淤泥上,像断气的黑色泥鳅,身不由主。

    不一时,影子人问,“你想起来了么?”

    师无芳摇头道,“不!我不想!你是谁?”

    影子人自顾沉吟,“我是谁?我……是谁?我是……谁?”连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见对方不答,师无芳恳请道,“快扶我起来!”

    岂知影子人随风飘散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师无芳着急的喊叫道,“喂!喂喂!你别走啊……”身子还不住的往下沉。

    就在师无芳被魔渊淤泥完全覆盖之前,那头顶上悬浮着一个至暗光环的影子人,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再次倒提起来。

    洗礼。

    影子人就像提着一个新生婴儿,将他沉入了魔渊泉的泥潭水里,提起,放下,提起,放下……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快……住……手!”

    师无芳兀自拼命的挣扎,呕吐,无助。

    影子人打个哈哈,大笑道,“好子!你竟敢指使我办事!你毁了我的协议书,我还没好好跟你算账呢!若现在不给你吃点苦头,以后怎知高地厚!”

    师无芳听了,赶紧告饶道,“啊哟!您手下留情,我知错了!”

    影子人调侃道,“光知错还不够!”

    师无芳当真慌了道,“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认错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叫爸爸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叫爸爸!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

    “叫爸爸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心满意足的影子人总算原谅了师无芳的鲁莽,将他从魔渊泉底中提了起来,然后和他一起走在恢复如初的魔渊水面上。

    不一时,魔渊泉又变成了魔渊海,除了水浪波涛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哪?”师无芳斗胆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该去的地方!”影子人透露道。

    魔海漫步,了无尽头。

    然而影子人神通广大,终于将师无芳带到了自己的苍梧居住地,站在门前。

    影子人语重心长道,“从今起,你就是万魔始祖了!”

    师无芳心心念道,“我终于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!”

    不料影子人竟能读心,重复他的意思道,“是的,你终于变成了你自己最讨厌的样子!”

    师无芳无所谓道,“顺其自然了!”

    影子人忽地莞尔一笑,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师无芳不予理会,直接进门……

    (正版授权仅限G书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