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游读 > 小说故事 > 总裁爸比从天降 > 第1511章 演得虔诚点儿
    “我带来的人,当然会平安的带走。”

    童茵茵看着父亲坚定的神情,嘀咕道:“不帮拉倒,就算你不帮我我也有自己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别懂歪脑筋!损了福报,谁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童爸爸深深的看向童茵茵,警告着:“明你就带他们在圣女庙外转一圈,随便找个卦摊看看算了,看完就送他们离开,不要惹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!我要做的事儿,谁也拦不住!”

    童茵茵怨怼的看了父亲一眼,转身跑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童爸爸将烟袋锅放下,深深的叹了口气……这孩子,早晚要闯祸。

    钟乐苓睡了一个舒服踏实的觉,醒来的时候完全想不起来昨是怎么睡着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啊,吃完早餐,我们就出发啦!”

    童茵茵对她甜甜一笑,一副真纯良的模样。

    钟乐苓扶着额头,难以置信的:“我还以为到了一个新地方住会认床,没想到睡的会这么踏实,是不是喝米酒喝醉了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吧……”童茵茵笑着:“弗西很早就起了,精神状态不错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

    那太好了!我去洗漱……”钟乐苓听到弗西身体渐好,心情也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早餐吃的是菜馍馍,虽然不算丰盛,但比昨吃的那个虫子宴要正常多了。

    童爸爸看着卢非辰:“你们还是不要去圣女庙了,那边不太平……”    他不想让卢非辰去,以免童茵茵真的起了要种蛊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太平了?

    爸你就别担心了,我们又不是孩子,没问题的!”

    童茵茵看向钟乐苓,冲她挤了挤眼睛。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通讯这么发达,肯定没有问题啦。”

    钟乐苓想去圣女庙,如果不去她就不能找到延长卢非辰生命的办法。

    正如童茵茵的那样,她是心甘情愿的。

    童爸爸看向卢非辰,无奈的欲言又止……他不能出卖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卢非辰保证道:“童叔叔你放心,我会照顾好她们的。”

    毕竟他是个男人,应该对两个女生的安全负责,    童爸爸点了点头,意味深长的道:“你们知道什么是蛊吗?”

    童爸爸完,童茵茵脸色立刻变了。

    钟乐苓点头:“电视里看过,人中蛊了之后会变得浑浑噩噩的,一切都只听从下蛊之人的命令。

    除非那个下蛊的人死了,否则中蛊之人将永远无法找回自己的理智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童爸爸点了点头,作为一个被下过蛊的人,他最知道其中利害。

    他不想让女儿走上这条邪路,是以意味深长的道:“你们一定要心……”    “嗯,放心吧,我们不会吃外人的东西的!”

    童茵茵拉着钟乐苓的手:“你别害怕,没有那么可怕的,我爸爸话有点夸张。

    只要你们不随便把头发什么的送人,不乱吃别人的东西,就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钟乐苓很听话的点头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之后,三个人就出发去了圣女庙。

    卢非辰根本就不信什么传,他之所以会来这里,主要是让钟乐苓死心。

    “圣女庙现在已经成了景点,有很多人特意来这边拜。

    但是真是能见到神婆婆的,只有我们寨子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童茵茵热情的介绍着,爬起山来一点儿都不累。

    “那神婆婆会见我们吗?”

    钟乐苓不放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会的啊,因为她是我的姑奶奶!”

    童茵茵笑着道:“所以,你们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,是你的姑奶奶啊,难怪你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钟乐苓满心羡慕的着,一转头就看到了卢非辰温柔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凑到卢非辰身边,声:“到了圣女庙之后,你一定要表现得虔诚一点儿!”

    卢非辰看了她一眼,淡然道:“我本来就不信那些东西……”    “哎呀,那你也得……”    “演得虔诚点儿?”

    卢非辰轻笑一下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圣女庙建在山顶,我们快点走吧。”

    童茵茵催促道:“等办完了正事儿之后再谈情爱好吗?”

    钟乐苓看着陡峭的山脉,叹息道:“是不是还要走很久啊?

    还有没有牛车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只有一条山道能走上去,拜佛哪有坐车去拜的?

    快点儿吧!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走不动,我们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卢非辰正好也不想去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”

    虽然钟乐苓体已经很累了,但还是瞬间就充满了能量,拉着卢非辰的胳膊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山顶的圣女庙有不少游客,自然也有做买卖的生意人。

    三个人刚露头,就看到从一株大树后面窜出来了一个瘦的身影……    “兄台留步!我远远一看,就觉得你挺有眼缘的……”    当男人摊开手掌的时候,钟乐苓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宝贝还没卖出去吗?

    八万?”

    这不是昨在集市上那个想要骗他们的那个瘦子么?

    瘦子尴尬的看向卢非辰,终于认出了卢非辰。

    卢非辰的表情极其淡定,嘴角还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们啊,打扰了!”

    瘦子将盒子放回兜里,尴尬的转身,逃也似的跑了。

    卢非辰望着他逃走的背影,感慨道:“看来现在的人都聪明了,这些骗子应该也快失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从后门走……”童茵茵指了个方向,然后带头走向了一个最有年代感的楼。

    三人沿着木梯走上去,一路到了二楼。

    童茵茵在一个挂着牌子的房门外敲了敲门,声道:“姑奶奶,我带朋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茵茵啊?

    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姑奶奶话的时候还带着浓重的云城口音。

    门打开,三人同时看到了坐在蒲团上的神婆婆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深蓝色的道袍,头上插着一根红色的神缨,在见到卢非辰走进来之后,她狭长的眼睛忽然睁大了,盯着卢非辰的脸不住的端详。

    然后嘀咕道:“不好,不大好……”    钟乐苓看向童茵茵,不明白神婆婆的不好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神婆婆缓缓站了起来,走到卢非辰身边转了两圈,神神道道的自言自语:“神奇,真是神奇,居然被人占了命格……哎,可怜哦!可怜的孩子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