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游读 > 小说故事 > 无敌,从仙尊奶爸开始 > 第五百九十二章 青丘狐国二等侍卫狐雪杀,见过大人!
    这一剑来的太快。

    牧清挽根本来不及反应,只能眼睁睁看着剑光冲来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就听有ren da喝一声,“着法宝!”

    随着话音,一道黑光斜刺里飞来,正砸在雪杀的肩膀之上。

    雪杀就觉得肩头一震,剑光便慢了三分。

    牧清挽则趁此机会往后急退,算是躲开了这一剑。

    雪杀低头一看,这才看清楚,所谓的法宝不过是块烂砖头,心中不禁恼怒异常,冷声喝道:“何人敢坏我之事!”

    着,便转过身来准备出剑。

    可当他刚一转身,狐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,举起手里的板砖就要拍下。

    两人这么一对视。

    雪杀浑身一颤,“大……。”

    狐夜面沉似水,“尼玛,居然是你!”

    着一砖头便拍在了雪杀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雪杀连动都不敢动,任凭鲜血从额间淌落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自然让牧清挽和阿宝为之惊疑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牧清挽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这是我之前的一个手下!还不跪下道歉?”狐夜一瞪眼。

    雪杀立马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,“清挽姑娘,我不知道您居然是大人的朋友,多有冒犯,请您恕罪!”

    牧清挽面色有些难看,自己刚刚险些死在这个人的剑下,现在却是这个狐夜的手下?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狐夜见状微微叹了口气,“清挽ia jie,这件事解释起来有些复杂,但我可以给你保证,我对你绝没有半点恶意!而且我若是真想杀你,刚刚我就不会出面救你了!”

    牧清挽想起刚刚那一剑,知道狐夜的没错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及时出手,自己早就葬身剑下了。

    牧清挽深吸一口气,然后点了点头,“好,这次我便相信你!”

    狐夜微微一笑,然后冲跪在地上的雪杀冷声道: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等狐夜和雪杀走了。

    阿宝惊魂未定的走了过来,“清挽姐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牧清挽摇了摇头,看着被剑光绞碎的门窗,目光闪烁,“阿宝,你觉得这个狐夜的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阿宝迟疑片刻,然后轻轻点了点头,“清挽姐,这个狐夜虽然好吃懒做还没本事,但我觉得他并非是个坏人!”

    牧清挽扭头看着阿宝,然后笑了起来,“莫非我们的阿宝ia jie看上这个狐夜了么?”

    阿宝闻言不由的大发娇嗔,“哎呀清挽姐,你就别拿我取笑了,他是狐我是人,怎么可能呢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了?嘻嘻,看起来真是动了春心了啊!”牧清挽调笑了几句,弄的阿宝面红耳赤,赶紧跑回自己的屋子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剩下牧清挽一个人后,她静静的看着外面的夜色,神情渐凝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或者妖呢?为什么这样的顶尖杀手碰到你后就变得如此恭敬了呢?”

    牧清挽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而这时狐夜已经领着雪杀回到了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当把房门关闭。

    雪杀立马就毕恭毕敬的跪在了地上,“青丘狐国二等侍卫狐雪杀,见过狐夜大人。”

    狐夜面沉似水,站在跪地的狐雪杀面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过了会,他才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出现在此世间?还有,是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狐雪杀语气恭敬的道:“回大人的话,我乃是奉大长老之命,前往诸世界寻找狐瑛公主以及您的下落的!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……。”狐夜轻声自语,神情变得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狐雪杀接着道:“不光是我,还有上千名侍卫也被派了出来寻找长公主殿下跟您的下落,至于为什么来到了这方世界……。”

    狐雪杀苦笑着道:“一年多以前,我在一方秘境中偶然斩断了一株精灵母树的树根,然后就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个地方,等再想出去时,却什么也出不去了!就连大长老给我们颁发的诸穿越令都失效了。”

    狐夜闻言冷然一笑,“你当然出不去,这乃是极为特殊的一处秘境!诸穿越令在这个地方根本起不了作用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狐雪杀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这时狐夜冷声道:“现在我问你,你为何要当杀手?”

    狐雪杀面现尴尬之色,“回大人,最近我游逛到此处,在城中的取乐坊遇到了一个狐女,两情相悦,可我囊中羞涩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你就收人钱财替人卖命?”狐夜眼中寒光大盛。

    狐雪杀浑身一颤,砰砰砰磕了几个头,“大人,雪杀知错了!”

    “哼,堂堂青丘狐国的二等侍卫,居然为了一点蝇头利去为他人卖命!这笔账等我回去后再跟你算!”

    狐雪杀不敢有半点违抗,满身冷汗的跪地俯首,“是!”

    “行了,起来吧!”狐夜淡淡道。

    狐雪杀站起身来,恭敬道:“大人,您为何也在这秘境之中?而且您的修为……。”

    狐夜负手而立,“我来此是为青丘狐界博得下一劫的气运,至于我的修为,则是被这里的规则给ian zhi住了!咦,你的修为倒是没受多少ian zhi啊!”

    狐雪杀点点头,老老实实的回道:“大概被削弱了jiu heng,还剩下了一成!”

    狐夜点点头,“一成也不错!在这世间差不多可以自保了!”

    然后冷声道:“让你来杀牧清挽的人,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!”

    狐雪杀点头,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现在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狐雪杀几个纵越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狐夜站于窗前,淡淡道:“大长老找瑛儿不奇怪,为什么要找我呢?有什么事呢?唉,一想到回狐界我就头疼啊!”

    而在虎头帮。

    童豹跟那黄鼠狼还在等候着好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当狐雪杀突然出现的时候,这两只妖怪是全无防备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黄鼠狼刚出一个你字,狐雪杀一剑掠过,便砍断了他的头颅。

    童豹惊惧万分,“怎么回事?你为何要动手杀我们?”

    狐雪杀冷声道:“居然让我对付大人的朋友,你们百死难辞其咎!”

    “大人?”童豹还在思考这个大人是谁,便也被狐雪杀一剑砍掉了脑袋。

    但这个狐雪杀并不知道,当他带着两个妖怪的脑袋离开后,在这童豹的尸体上升起了一个光团,直奔北方飞去,眨眼间便消失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