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游读 > 小说故事 > 美女总裁的超级狂兵 > 第1256章 绿了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隐隐有一声龙吟从鲲鹏。

    鲲鹏的腹内空间,一道剑光通彻地,直接撕裂了那无边的黑暗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……”

    大鲲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,它一身造化全部来自于那一滴鲲鹏精血,自然对鲲鹏之力充满了自信,深信其强无敌。

    但现在,鲲鹏之力凝聚而成的空间破碎了,而且那剑光依旧一往无前,切开了它的身体。

    惊呼还没有完,大鲲的声音截然而至,却是连元神都被那一剑直接抹掉。

    刹那间,大鲲身上的气势犹如被他席卷而来的潮水一般退去。

    “自作孽,不可活,你要是不把断剑吞入腹中,我还真不一定能奈何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银树抖动根须,顿时又有十多条秩序锁链从树兜射出,没入大鲲的肉身之中,刚刚渡完塑形劫,正是虚弱的时候,大鲲体内的能量对它来,算是不错的补品。

    同时,又有数百根秩序锁链飞舞着,分别向着上的海鸟和岛上的海兽杀去,既然来了,那就不要走了,银树一开始就打着这些家伙的主意,不然也不会特意将银月岛封住。

    “一剑断魂,这就是塑形境的威势吗?”

    苏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银树比以前更加强大了,看样子,它是要将这些想要来趁火打劫的海兽和海鸟一网打尽了。

    “银树老爷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银树老爷,我投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毕竟差了两三个境界,塑形境的银树根本就不是这些枷锁境、观想境的存在能够抵挡的,顿时,银月岛上惨叫声、求饶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耶!银树胜了!”

    “银树!银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银月部的人沸腾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注定要被银月部铭记在历史上。

    雷来劈银树,各种海鸟、海兽来围攻银树,银树最后翻盘,倾盆的血雨染红了银月岛的土地。

    一只只海兽海鸟几乎同时被吸干,沦为银树的养料,这让苏生看得身体发麻,这银树,,果然不是个善茬。

    金光消散,那遮蔽日,围住银月岛的秩序锁链散去,阳光洒落,碧空万里如洗,唯有岛上的满目疮痍提醒着众人,刚刚这里经历了一场惊大战。

    银树收回了所有的树根,它原来的位置,只剩下一堆烧得漆黑的焦炭。

    焦炭抖动着,一根绿色的枝条从下面探出头来,在长到一米多高的时候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变绿了?”

    苏生眨了眨眼睛,发现自己没有看错,银树新长出来的枝条,已经不再是银色,而是标准的绿色。

    “家伙,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银树的声音在苏生的耳边响起,还是如往常那样慈祥,仿佛刚刚那杀得昏地暗的杀神并不是它一样。

    确实,若是光凭生命,绝对不会有人会将它和那些杀神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

    苏生愣了一下,看了一眼一望无际的海洋,还是乖乖的落下。

    跑是不可能的,嗯,是不可能跑得过银树的,那就只有乖乖听话了。

    “一箭射爆观想境海兽,你这把弓,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,很有可能和我那柄断剑是一个层次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银树的枝条在阳光下摇曳着,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。

    “呃,但现在它好像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苏生仔细的看了看手中拿的长弓,这原本是他的依仗,现在却不复先前之勇。

    “你的实力不够,按理根本不可能拉得动这张弓,不过,不知为何,你好像得到了这张弓的认可,所以才能接连射出威力远超你实力的箭支,不过,那都是消耗的长弓自身的力量,现在长弓中蕴藏的力量消耗完了,自认威力就减弱了。”

    银树解释着,它境界高,自然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要怎么给它补充能量呢?”

    苏生松了口气,只要不是损坏了就好。

    “这个,就不清楚了,应该就这样放着,就能慢慢恢复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,塑形的感觉怎么样,不是要塑造道体吗?你怎么就换了个颜色?”

    苏生好奇的问道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如果银树真的要害他的话,他怎么躲都不可能躲得过,所以他也很光棍,干脆就不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扎根万年,不想离开了,所以,就没有塑造道体。”

    银树的声音有些低落,就在刚刚,因为那些围攻者的原因,它错过了千载难逢的化身成人的机会。

    其实根本不是它不想塑形,化身为人,而是刚刚的情况,根本不容许它这么做。

    塑形后,异类在塑形后,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实力处在低谷期,它若是塑形,恐怕不一定能够活下来,因为除了刚刚被它灭掉的那些海兽外,外面还有不少虎视眈眈的存在,若是它的实力陷入低谷,那些家伙绝对不会放过它。

    毕竟,在这一方海域,塑形境的存在已经是处在食物链最顶层的存在,谁也不想上面,再出现一个可以碾压自己的强者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有可能出现,它们绝对会群起而攻之。

    而它们这次之所以没有一起动手,是因为银树到底,还是只是一棵树,不能移动,活动范围有限,就算突破了,也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但它若是敢塑形为人,那就不一样的,那些存在不会允许自己头上出现一个太上皇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

    苏生察觉到银树的语气有点不对劲,也不知道该怎么。

    扎根上万年,那肯定是无比渴望自由啊,这次踏入塑形境,本是可以得到自由的机会,但却没有得到,这里面,肯定是有问题的,不过,银树不主动,他也不好问。

    “嗯,这段时间辛苦你了,现在我体内的杂质也洗练完了,来吧,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银树继续道,苏生刚刚的行动,它都看在眼里,实话,若不是苏生卖力的表演,那条鱼不一定会入网,

    这么多强大的存在堵上门来,苏生非常没有逃跑,还挺身而出维护它,这多少让银树有点感动。

    它也看出苏生应该是有了去意,所以就直接提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