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游读 > 经济管理 > 一辈子的事业 > 篇八 行业说:那些酒店、宾馆的事(1)
    篇八 行业说:那些酒店、宾馆的事(1)

    世上的酒店、宾馆很多很多,自然那些酒店、宾馆的事也很多很多,他们或值得学习,或值得吸取,或值得改进,或者的回忆.......也许存在就是合理,那我要如果更滋润的存在呢?

    1.全球市值最大的酒店:雅高

    在世界排名前十的酒店集团名录里,整个欧洲只有雅高榜上有名。

    雅高是学习美国的Holiday Inn起家的,但现在的市值却是全球酒店集团最大的。汉庭有许多地方是向他们学习,尤其是品牌战略上。所以,欧洲的酒店考察,主要是看雅高的主力——中档和经济型的品牌。

    在欧洲的考察是利用休假和上学的前后进行的,孤身一人,穿梭在雅高位于欧洲各地的酒店里,蛮有点意思的。有次我带着几件大行李,从四季酒店打车到Etap,司机奇怪地问我怎么回事?说他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客人,从豪华五星直接搬到最普通的经济型酒店。但当时我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,对酒店考察的喜爱吸引了我的全部的热情。

    中国和欧洲有些像,城市比较集中,不像美国这么扁平,因此在巴黎市中心还是能看到许多雅高的经济型酒店,但也有不少是在郊外的。印象比较深的是这几件事:

    F1旅馆

    我入住的是在巴黎戴高乐机场附近的那家,位置非常偏僻,接我的司机根据地址根本找不到,用GPS到了跟前,还是我发现了F1的标志,才找了进去。进院之前有一个门,无人值守,那司机费了半天神才找到门道打开闸门进去。

    我兴冲冲到前台,一个人也没有,台上一个牌子:找人请拨××分机。我打通电话,一会儿就来了一位法国小伙儿,倒是很精神热情,给了我一张纸条,上面有开门密码,也没有房卡。电梯是没有的,幸亏我将大件行李让司机带到市区了,否则苦死了。

    到房门口照着密码按,门就开了。厕所和洗澡的地方都在外面,房间里只有一张高低床、洗脸台盆和一张简易的写字台。可能也是人工昂贵的原因,公共区域的厕所和洗澡间很脏,我换了好几个浴室才下得了脚,经过**个小时的飞行,总算好好放松了一下。但有个笑话就是,我是在黑暗中洗的澡,不知道灯的开关是和门的开关联动的,上厕所时将门锁死才发现光明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你出门还千万不要忘记你那个宝贵的密码,或者随身带着那张小纸片,否则就回不了房间,得回到没有人的总台,和那些不肯说英语的法国服务员啰嗦半天。

    这么简陋的旅馆,但窗户隔音出奇地好。窗户外面就是高速公路,窗一开,非常吵闹;关上窗,两个世界。确实叹为观止,对照国内的经济型酒店隔音普遍不好,真是惭愧!

    但这个F1酒店的创新却是我们行业内最有革命性的,在欧洲,这种酒店生意都还不错,而且回报也很好。如果拿到中国来,应该又是一场酒店业的革命。

    Etap

    这是一个性价比非常高的产品。在卫生间的设计上和汉庭有异曲同工之妙:台盆外露在房间里,没有卫生间的隔墙,淋浴和马桶是单独的。

    床和F1一样,是高低铺,这样最多可以睡3人。

    门也是不用房卡,用密码。

    Novtel(诺富特)

    那是一家位于德国慕尼黑的酒店,在一个开发区内,离市区很远,大堂、餐饮和一般国内的三星级酒店一样,还是过得去,蛮舒服的。但客房和我们的汉庭酒店差不多,甚至和我们比较好的汉庭快捷也差不多。简洁的板式家具,房间不大,整个房间略显陈旧,估计是一家较老的Novtel。但窗户还是那个传奇的隔音窗户,而且能翻转或侧开,看来下了不少本钱。